您的位置:首页 > 收藏杂项 > 正文

中国拍卖如何重塑信心:期盼政策强心针

  时间:2022-08-01 15:17:08  来源:互联网

2012年春季拍卖基本落下帷幕,除了《万山红遍》及“过云楼藏书”激起两起高潮之外,亮点之处实在少之又少,总体成交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差距颇大:北京保利33亿元的拍卖额,相比于2011年春拍(61.3亿元)下跌接近5成,北京匡时则由2011年春拍的20亿元跌落至12.64亿元,中国嘉德也呈现同样的状态,26亿元的成交额,已然与2011年春拍时53亿元的良好佳绩相去甚远。

在世界经济整体下滑的大环境之下,艺术品市场行情低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4月初的香港苏富比春拍,20.39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相比去年同期(29.38亿元)下跌约三成,同时,香港佳士得春拍22.22亿元的交易数据与去年同期比较也有着8亿元的萎缩。但是,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大幅度下降实在是超出预期。近来,国家对艺术品进出口赋税查验收紧,拍卖公司也纷纷辗转至香港发展,危机丛生的内地拍卖行业对未来是否具备信心?信心又将源自何处?

细分市场,长线经营才能重建拍卖信心

从今年的春拍中不难看出,拍卖公司早已预料到2012的“寒春”环境,都在不遗余力地开拓经营各个板块,拍品琳琅满目,任何一块赚钱的领域都不忍放过,北京艺融拍卖负责人蒋伟认为,在市场低谷中依然坚持综合性拍卖路线已经不合时宜。“大家都在竞争一个综合性的拍卖公司,反而没有一个公司在认真构建属于自己的强势板块。”他认为,现在这个市场阶段,粗放经营已经过去,细分市场才是必须的。相对于选择业务资源,蒋伟说,“坚持才是根本,5年前当代艺术、瓷杂、中国书画基本上是以1比1的份额比例成交,每个品类的成交额能够占到30%,去年处于高涨期的艺术品市场,当代艺术成交份额却跌至8%,除了书画市场本身的优势而外,重要的是很少再有公司愿意投入做当代艺术了,大家都在想着短期获利,却没有人真正经营这个市场,进而形成恶性循环,渐渐走入低谷。”他认为,踏实经营才是正确方向,信心源自于拍卖公司本身,源自于拍卖公司的长线经营路线。

相对于蒋伟提到的板块细分,北京荣宝拍卖负责人刘尚勇则认为,支持新的文化方向,开发新的需求板块,才是困难中的信心所在,“今年荣宝推出的烟斗专场、新水墨都是拍卖新方向。”他指出,拍卖行做的是商业,本质就是发现需求满足需求。“现在的拍卖市场太过畸形,重复炒作一件作品与真实的需求有着本质的不同,新的文化资源输入,满足不同的群体需要,这才是拍卖公司应该去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信心。”

信心来源于把握资源匮乏期的机遇

“回流”的热潮足以说明国内市场中“好货”的稀缺。今年春拍,拍卖公司频频加大征集力度,争取在低迷中力挽狂澜。北京匡时在2012年1月启动海外征集计划,征集范围遍及纽约、芝加哥、旧金山、伦敦、巴黎等地。中国嘉德远赴洛杉矶、日本等地征集;北京保利更是开启了16国的征集之旅,仅征集费用就高达两千万元。刘尚勇认为市场的每一次回调和回落都是因为资源的欠缺,“海外回流藏品曾经带动了市场,但是从目前来看,回流来的好东西真是越来越少,并不能支撑整个市场,现在正处在资源空缺期,没什么好东西了,好的都被炒到上亿元人民币了,没办法接手。藏家对好货很是惜售,整个市场进入萎缩期。”由此可见,2012年的艺术品供应显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经济环境低迷使得卖家对前景捉摸不透,捂紧口袋惜售作品,买家在拍卖场中更难见好货,购买欲望随之降低,整个艺术品市场供应处在青黄不接时节。

如此紧张的供应状况能否在今年秋拍中得到改观,北京龙藏天下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赵祥龙认为,“好东西肯定会发光的,市场的下调本身就是一个击碎泡沫的过程。”他说,“今年的秋季拍卖正是国内多支艺术基金退出时节,具备供需机会的同时,更会产生一定的市场压力及流动性的风险。”可见,艺术品市场若想能够稳步持续增长,除了需要不断完善的市场规则之外,持续增加的优质市场供给也是关键之一。刘尚勇对此则表现出乐观态度,“能够看到供应不足,这就是我们的信心所在,这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目标。”

拍卖行业期盼政策“强心针”

对于中国艺术品交易在数额上呈现出的跨越式发展,北京华辰拍卖负责人甘学军认为“拍卖行业虽然发展很快,但是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生存的法律基础非常少,没有一条法律是保障拍卖行业的生存和发展的。”谈到政府此次的查税,甘学军不得不提起如今频繁使用的“海外回流政策”, “这个政策其实叫做‘复出境政策’,是1996年,国家文物局和海关旅检司联合发的一个文件,如果按照行政许可法,这个文件早该进行清理了。‘复出境政策’是针对海外人士进入国内鉴定所做的一个便民措施,文物进来后是必须要出境的,如果不出去,一种是收藏,一种就是买卖,如果是卖了就是谎报。我们是借用‘复出境政策’来做了回流,所以说国内成绩斐然的艺术品回流业绩是在遮遮掩掩、偷偷摸摸中进行的。”

他同时认为,市场上所展现的种种迹象已足以表明高额税费抑制着中国内地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发展,如果对税收不进行调节,就等于将艺术品交易中心的位置拱手让给香港。“要打造北京成为国际性艺术品交易重镇,没有这些市场要素的配套,光喊口号是没有用的。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新加坡和台湾都想取代香港成为亚洲的艺术品交易中心,就是因为关税的原因而失败。”

甘学军还提出,拍卖行业的自身发展具有一定的自滤性,市场本身的需求是健康的,现在所遇到的困境及难点并不在于此,“现在拍卖的信心主要是源自于国家政策方面,政府要认识到拍卖行业很脆弱,需要扶持。另外就是这个行业并没有烂到不可收拾,不要动不动就专项整治,否则带来的副作用只能是矫枉过正,牺牲大量白血球。”他希望政府能多深入调研,制定相关应对政策。如此一来,2012年春拍所呈现的低谷环境,也许正是文化产业大发展的政策制定的良好时机。可见,调整税收、打造优质交易环境势在必行,这或许成为温暖下季拍卖的一支强心剂。

艺术品市场依然是投资热点

虽然世界整体经济形势疲软,欧洲遭遇经济危机,但是艺术品的买卖力并未减弱,赵祥龙认为,从宏观上来看,国家的货币政策仍然是相对宽松的,目前股市不振,黄金市场也出现大幅度震荡,房地产市场处在资金禁锢阶段,艺术品市场是个相对比较好的避风港。在货币发行量不是特别大的情况下,他认为钱没有别的去处,可能还会在艺术品市场上停留。

甘学军也同时认为,“艺术品市场是投资性市场,调整只是阶段性的,不会容许市场一直处于谷底,可能只是U形的变化。中国投资渠道相对狭窄,艺术品投资必定是一部分人的选择。现在的市场虽然不比前两年,但是关注度并未减少,媒体关注更是基于公众的关注。多则两年,少则一年半之后调整期将会结束,而公众对投资的参与性会更高。”

面对下一季的拍卖前景,赵祥龙指出,“虽然从春拍来看,资金已经撤出了一部分,所以下个阶段能否回升,与人民银行工作会议的召开有着紧密的联系,当政策出来之后,根据货币发行量、发行政策、走势,才可判断上升及下降的概率,所以暂时还不能作一个清晰地预测。”同时,他更强调了如今的市场低谷期也正是价值投资的良好时机,“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市场泡沫较小的时候,可能是最稳健、风险最小的投资时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19 盛世典藏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