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收藏评论 > 正文

在#MeToo时刻解读蒿蒿的天才

  时间:2021-09-14 20:15:28  来源:

Artemisia Gentileschi,“ Lucretia”,布面油画,133 x 106厘米(©Dorotheum)

8月22日,奥地利维也纳的Dorotheum拍卖行宣布出售17世纪巴洛克艺术家Artemisia Gentileschi的重要画作“ Lucretia”。他们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宣传该作品是Dorotheum十月份拍卖周的重头戏。从19世纪开始,Gentileschi油画就被列入“贵族收藏”中-为什么其所有者现在选择出售它?

拍卖目录尚未发布,因此尚不清楚它是否属于同一庄园的较大批货物中的一部分。但是,如果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藏品中的单一出现,那将更加强调这样一种观念,即卖家(当然还有Dorotheum,称Gentileschi为“越来越重要”)正在从对艺术家的浓厚兴趣中受益。她的话题性无疑植根于当前的时代精神,关注女性的声音,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不可避免地与#MeToo运动有关。

女权主义倾向的提高已经触及了从博物馆和文物部门的同等报酬(主要的拍卖行都对其报酬差距进行了审查)到节目制作。到目前为止,在2018年,安妮·阿尔伯斯(Anni Albers),弗里达·卡洛(Frida Khalo),塔西塔·迪安(Tacita Dean)和妇女的投票权都取得了显著成绩。7月,伦敦国家美术馆以360万英镑(约合470万美元)的价格从伦敦经销商Robilant + Voena手中购买了Gentileschi的“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1615–17年)。之前它的售价为230万英镑(约合300万美元),是2017年预估的十倍以上。此次高调采购认真地将女性收藏的绘画作品数量从2300张增加到21张。

她的“自画像作为绘画的寓言”(1638–9年)是英国皇家学院大片展览查尔斯一世的主要亮点:国王和收藏家。但是似乎深深吸引了大众的想象力的是她戏剧性的,令人创伤的背景故事。18岁时,Artemisia被其父亲Orazio的同事Agostino Tassi强奸,并受到手拧螺钉的酷刑,以确定她在审判程序中说出了真相。

Dorotheum抓住这一背景故事来强调作品的重要性,这是罗马贵族卢克莱蒂亚(Lucretia)的肖像,她在公元前6世纪的强奸导致了普遍的起义,并最终导致了罗马君主制的衰落。拍卖行写道:“艺术家的主题反映了她自己的生活……她的许多绘画中的戏剧性图像源于她对暴力及其后果的强大体验。”Dorotheum的Mark MacDonnell在《艺术报纸》上引用了他的作品,认为其500,000-700,000欧元(约合585,000-820,000美元)的估价是谨慎的,并没有体现出更高的商业价值。

那不勒斯艺术家戴安娜·德·罗莎(Diana de Rosa)在同一场拍卖中还有另一幅《卢克莱蒂亚》的肖像。即使Gentileschi在艺术历史意义上来说更为稀有和重要,但正是生存之道,战胜个人逆境才使Gentileschi的Lucretia如此令人兴奋。

当前鲜为人知的巴洛克女画家迈克尔娜·沃蒂埃(Michaelina Wautier)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的MAS上展出了类似的二分法,既需要这样的背景故事-沃蒂耶几乎没有这种背景-并在不考虑情况的情况下欣赏她的才华。目前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展出的是一个专门针对弗里达·卡洛(Frida Khalo)的“生活故事,通过她的随身物品讲述的故事”的展览。卡洛(Kahlo)的工作是通过消除其个人困境的宣泄功能来定义的。但是,要想让Gentileschi的艺术品不受她的不幸影响,或者另一方面,她经常将异教徒和基督教神话中坚强的女性形象描述为一种类似的宣泄行为,那就过于简单了。

鉴于普遍存在的#MeToo运动,很难独立于背景知识来考虑Gentileschi的艺术成就。我们是否如此严密地订阅了这一逆境的重要性,是否对她造成了伤害?

Artemisia于1593年出生在罗马,在父亲Orazio的带领下接受训练,因此令她的兄弟姐妹倍受赞誉,以至她在17岁时从事专业工作。强奸后,她移居佛罗伦萨,并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成为在Medicis领导下成功的宫廷画家,并获得了如此成功,最终被选入了Accademia del Disgeno,在那个时代被授予任何画家的殊荣。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在未经男人允许的情况下购买油漆和补给品,独自旅行并签订合同。

然而,她的工作内容本身暗示着Gentileschi不仅幸存下来并利用了这起丑闻事件的优势,而且拥有一个机构,利用其在父权制社会中作为女性的“异国情调”地位来发展自己的事业。在归因于她的约60幅画中,约有40位具有惊人力量的女性人物展现了力量和才能:朱迪思(Judith)和霍洛弗尼斯(Holofernes)(朱迪思(Judith)斩首侵略军阀);圣凯瑟琳(车轮上mart着马);和倾向的寓言。她精通裸体和面部表情,并结合了卡拉瓦乔(Orazio是朋友)的明暗对比,并生动描绘了令人震惊的女性手暴力。几幅自画像很少表现出受害和逆境的写照,而更多地是作为这些大胆而令人向往的绘画创作者的自信的女商人。她不仅克服了单一的暴力行为,而且克服了整个父权制社会。

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雨拉斯与若虫》(1869年),布面油画,52 x 7.7英寸(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可以说,#MeToo已经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针对作为受害者的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上,以至于这成为首要的决定性因素。(但是,此评论绝不是要淡化这些行为的严重性。)它是在Gentileschi引起市场关注的话题的背后,并且掩盖了她在父权制社会中建立#MeToo所取得的广泛成就。它还对如此激烈的“辩论”事件负责,以至于怒气冲天,例如曼彻斯特美术馆决定撤下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1896年的《海拉斯与若虫》。这是讨论男性凝视的一种引人注目的方法,但效率不高,从而减少了是否进行审查的争论。更具建设性的是要查询无数的色情裸体,这些裸体充斥着我们作为天才保护的艺术家的作品: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今年在毕加索(Picasso)和莫迪利亚尼(Modigliani)上的大片毫无疑问地将它们的尸体散布在其商品上,这些商品是有文化的“开明”人士在一年中衬衫挥舞着流行的口号“未来是女性”时购买的。

向本多·格罗夫纳(Bendor Grosvenor)致敬,后者又走了一步,称赞佳士得(Christie)关于毕加索1905年极其令人不安的儿童妓女形象“带花篮的年轻女孩”(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的拍卖价为1.15亿美元。如果对妇女的历史性,过时的态度不加审查,而实际上仍在继续,则需要进行根本性的改变。审查,或者仅仅通过受害人的角度来界定妇女,在这方面无济于事。Gentileschi的Lucretia激起了市场的兴奋,因为它直接暗示了她的性暴力经历,在性暴力方面,她应被更多地视为象征着在一个不宽容的社会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功事业的象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19 盛世典藏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