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书画收藏 > 正文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科尼利厄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的纳粹掠夺艺术宝藏?

  时间:2021-09-15 08:15:05  来源:

古利特(Gurlitt):状态报告-纳粹德国的一位艺术品经销商(Bernd Lammel,2018年©联邦德国艺术与艺术基金会) width = 720 height = 480 srcset = https://hyperallergic.com/wp- content / uploads / 2018/10 / gurlitt-installation-1460-720×480.jpg 72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1460-600×400.jpg 60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1460-1080×720.jpg108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 /gurlitt-installation-1460-360×240.jpg36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1460.jpg 1460w sizes =(最大宽度:720px)100vw,720px>

Gurlitt的安装视图:现状报告,德国纳粹艺术品经销商(Bernd Lammel摄,2018年
©德国艺术与艺术基金会)

柏林—当代西方生活的许多特征是对消费的日益焦虑。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中的一些人试图了解生活中物体的来源,以期避免在不人道或具有生态破坏性的条件下生产出产品。尽管接受了一切都不会造成某种程度的伤害的无价之举,但道德消费意味着选择较差的选择。这意味着根据其出身来决定支持或抵制某物。

帕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玻璃和水果静物画》(1909年),水彩纸上,24.4 x 29.2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

帕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玻璃和水果静物画”(1909年),水彩纸上,24.4 x 29.2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

通常,这适用于消费品: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但是,这种对透明度和对我们所参与事物的了解的渴望也可以在最近的博物馆实践中得到体现,其中一些实践试图发掘和揭露艺术品的生产,购买,出售和最终展示的条件。这是Gurlitt背后的指导原则:现状报告,位于德国纳粹的艺术品经销商,目前正在与位于波恩和伯尔尼艺术博物馆的艺术与展览馆合作,在柏林的马丁·格罗皮乌斯·鲍(Martin-Gropius-Bau)参观。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1903年),布面油画,内衬,65×101.5厘米。 (图片由伯恩美术馆(Kunstmuseum Bern)提供,大卫·埃特尔(David Ertl)摄,©联邦德国艺术博物馆)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1903年),布面油画,内衬,65×101.5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大卫·埃特尔(David Ertl)摄影,©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2012年,国际媒体惊讶地发现,在对可能的逃税行为进行调查时,在Cornelius Gurlitt的Schwabing公寓中发现了1,500多种珍贵艺术品。在格罗皮乌斯鲍(Gropius Bau),数十年来被公众所掩盖之后,重新出现了包括鲁本斯(Rubens),罗丹(Rodin),雷诺阿(Renoir),莫奈(Monet)以及其他众多大师的作品在内的精选艺术品。部分展览,研究结果的部分展示,该展览致力于准确展示这些艺术品是如何被古利特(Gurlitt)拥有的。

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卧虎藏龙》(蹲着的女人)(约1882年),大理石33.5 x 27.5 x 18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大卫·埃特尔(David Ertl)摄影,©德国艺术与公共艺术学院)

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蹲着的女人》(约于1882
年),大理石33.5 x 27.5 x 18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大卫·埃特尔(David Ertl)摄影,©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于2014年去世的Cornelius Gurlitt将他的全部遗产遗赠给了伯尔尼艺术博物馆,实际上只在这里发挥了作用。展览的真正主角是他的父亲,即艺术品收藏家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Hildebrand Gurlitt),他创立了该系列。希尔德布兰德·古里特(Hildebrand Gurlitt)是精明的经营者,尽管他是犹太人的一部分,但他不仅在纳粹德国得以生存,而且得以发展。他通过充分的合作实现了这一目标:促进向大多数外国买家出售所谓的“堕落艺术品”,以提振政权的保险箱,同时还从纳粹占领国购买适当的伏尔基希艺术品,以供计划中的林茨Führer博物馆使用。同时,古利特(Gurlitt)赚钱吸纳了自己收藏的无数作品。艺术品的来源以及每笔个人拍卖的背后原因(如果这些作品都被卖掉了),都与他并没有真正的关系。战争结束后,他成功地被纳粹化和免罪,并继续担任杜塞尔多夫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他于1956年在一场车祸中死亡。

爱德华·马奈(ÉdouardManet),《暴风雨中的大海》(1873年),布面油画,55×72.5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Mick Vincenz摄影©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爱德华·马奈(ÉdouardManet),《暴风雨中的大海》(1873年),布面油画,55×72.5厘米。 (图片由伯尔尼艺术博物馆提供,Mick Vincenz摄影©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在格罗皮乌斯鲍(Gropius Bau),古里特(Gurlitt)的收藏艺术几乎是偶然的,其中大部分是首次出现。更重要的是它的出处,到达这里所经过的曲折路线,以及它是被抢劫还是在胁迫下出售。这项研究的真正目的是由一个名叫Schwabing Trove Taskforce的国际专家小组进行的,目的是了解这些艺术品是合法还是非法获得的,在后者的情况下,应将其归还给其合法所有者的继承人。为此,展览充满了文字,并且与以欣赏艺术为中心的展览一样具有教育意义。特别的艺术品与案例研究一起展出,这些案例研究记录了他们的原始所有者,主要是犹太人被迫出售自己的财产,或者逃亡或被谋杀时洗劫了他们的房屋。这些小小的家族历史充分证明了古利特(Gurlitt)成功的职业生涯建立的恐惧。

托马斯·库蒂(Thomas Couture),《年轻女子的画像》(1850-1855年),布面油画,73.5 x 60厘米。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为未知的所有人托付,Mick Vincenz摄©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托马斯·库蒂(Thomas Couture),《年轻女子的画像》(1850-1855年),布面油画,73.5 x 60厘米。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为未知的所有人托付,Mick Vincenz摄©Kunst- 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GmbH)

一个这样的例子是托马斯·库伊特(Thomas Couture)的“年轻女子的画像”(1850–1855年),这是一幅黑发女子的油画,她闲着地抓着项链,转过身来满足我们的目光,看上去很放松​​。从毗连的玻璃橱柜中,我们得知这是法国抵抗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乔治·曼德尔(George Mandel,1885-1944年)所为。1954年,他的同伴BéatriceBretty谈到了一幅女人的画。这幅画在画布上有一个小孔,在曼德尔被捕后从曼德尔的巴黎公寓失踪。在2017年检查Gurlitt的快取时,修复者检测到此孔,从而将其识别为上述丢失的画作。

展览的策展人强调了使这些艺术品进入古利特(Gurlitt)的可怕事件(曼德尔从1940年被监禁到1944年,当时亲德国的民兵在枫丹白露的森林中处决了他),展览的策展人确保了这很难,如果并非完全以纯粹的美学术语来理解这些艺术品。当然,我们只能看一下艺术品,但这是故意否认历史背景的重要性。

古利特(Gurlitt):状态报告-纳粹德国的一位艺术品经销商(Bernd Lammel摄,2018年©德国艺术与艺术基金会) width = 360 height = 240 srcset = https://hyperallergic.com/wp- content / uploads / 2018/10 / gurlitt-installation-shot-1460-360×240.jpg 36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shot-1460-600 ×400.jpg 60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shot-1460-720×480.jpg72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 /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shot-1460-1080×720.jpg1080w,https://hyperallergic.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gurlitt-installation-shot-1460.jpg 1460w sizes(最大宽度:360px)100vw,360px>

Gurlitt的安装视图:现状报告,德国纳粹艺术品经销商(Bernd Lammel摄,2018年©德国艺术与艺术基金会)

画廊的一堵墙展示了战争期间拍摄的一群德国人的照片。它们stand立在家用物品,衣服和其他个人物品的海洋中。尽管这些商品是从犹太人被杀害后被偷走的,但仍有很多人在那里购买。仍然含糊不清,这些物品的杀人血统可在无需多加考虑的情况下就被搁置了。危在旦夕的是,这些销售已转化为现金-持续的收入使德国帝国得以进一步人道化。通过仅一个个体的示例,Gurlitt:现状报告,德国纳粹的一位艺术品经销商利用出处来阐明艺术与纳粹主义的纠结。即使在当今时代,在哪里以及如何制作,交换和展示艺术,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个人平凡的决定的总和:取决于选择看还是不看。

古利特(Gurlitt):现状报告,德国纳粹艺术品经销商将继续在马丁·格罗皮乌斯·鲍(Martin-Gropius-Bau,Niederkirchnerstraße7 10963 Berlin)展至2019年1月7日。该展览是由Bundeskunsthalle和伯尔尼艺术博物馆组织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19 盛世典藏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